又疯又病又毁容

一个写互攻的杂食
职业邪路

【胜出胜】同时召唤有房子被毁的惊喜哦

FZ梗一发完,速成小短篇,只是想写掉这个捏他

有点欧欧西

三巨头纯友谊!绝对不是cp向!cp向只有幼驯染!



“焦冻,你是我寄予厚望的继承人,以你的力量,一定能召唤出最强英灵——爆杀王!到那时就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了!你会成为最强的魔术师!”


可恶,我是不会让臭老爹如愿以偿的!于是在月黑风高的晚上,轰悄悄丢掉了据说是爆杀王的召唤物毛巾,而是找到了老爹丢弃的另一个英灵,英雄王的召唤物:远古圣物——欧尔麦特限量版手办!


英雄王虽然是王,但却是以救人为主的,后来也是因此被封王,实战战绩几乎没有流传下来,大概是个比较弱的英灵吧!这样就可以气死臭老爹了!


手办看起来年代久远,满是裂痕和灰尘。但是欧尔麦特的两根头毛还是那么栩栩如生,笑容的角度也分毫不差,让人不得不惊叹当时手办工艺的精湛。


年纪尚小的轰辛苦地画好了魔法阵,他也是一时冲动想的反抗他爹的办法,所以对于什么慎重召唤英灵,各种礼仪规矩一概没有仔细考虑,他把欧尔麦特手办盒子往法阵里一放,大喊道:


“出来吧!英雄王——绿谷出久!宣告,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


话音未落,他的右手臂上光芒一闪,出现了咒令!同时几束红光裹杂着蓝色闪光从魔法阵里腾空而出,随即阵中央缓缓升起一个绿色的脑袋,然后是身体。绿头发的英灵穿着像是中世纪魔法小学徒一样的朴素服装,整齐且一尘不染,脸看上去相当年轻,最多二十出头。


哎,好普通啊,应该说不愧是个弱小的王吗。虽然和预想的差不多,但轰其实还是很想看看英灵的拉风造型的。这个英雄王怎么既没有披风也没有王冠呢,和他想象中的王形象严重不符啊。


“汝就是吾的mas……诶?你不是轰君吗?”绿谷出久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十分惊讶。


“没错,轰焦冻就是我的名字!”


“哦这样啊,连名字都一样,很神奇啊。”出久向前走了两步,突然注意到了脚边的那个盒子,“是欧尔麦特的手办!还是10周年纪念版的……你从哪里找到的啊!这个我当初找了好久的!”


“这是我老爹找来的,我也不清楚……”轰有点懵了,怎么感觉这个英灵跟书里写的不太一样呢?英灵不是一般都比较严肃高傲的吗,为什么这个英雄王这么……随和?


“话说你召唤我出来有什么事吗?”绿谷出久小心地用袖子擦拭着手办问。


“额……我,”轰想了想,“我希望你参加圣杯战的时候完全不要出力,我要让我老爹知道,我完全不需要从他那里继承来的魔力,只要靠我自己的力量就够了!”


“这样啊,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你不要站在那个位置……!”


就在绿谷出久站上原先摆放召唤物的位置的下一秒,一道金黄色炫目的光芒从他脚下向四面炸开,随即之前的魔法阵180度逆转,形成一个全新的六芒星法阵,金红色的光沿着阵法的纹路迅速淌过,阵中开始不断出现爆炸的响声,轰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绿谷咽了咽口水。突然,一只肌肉紧绷的手从法阵中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腕!


“居然让我等了这么久……你也真敢啊,废·久~”


英雄王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小……小胜……”


那只手抓住他的脚狠狠一甩,绿谷出久向前踉跄了几步摔倒在地,又迅速爬起来站到了比他矮至少两个头的轰身边。轰也被这一连串的突发情况搞蒙了,这是新召唤出了一个servant?而且他们两个好像认识……?


“别躲啊,废久……”魔法阵中的烟雾渐渐散去,露出里面的人影:金色短发,橙色披风,长靴,血红的双眼正恶狠狠地瞪着绿谷出久,如果目光能杀人,那么……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他左手右手都在不断绽放着爆炸的火花。


“你不是很行吗?啊?!在我面前,大义凛然地赴死……你是想卖我一个人情吗?混蛋,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他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啊。不过,这个人和他想象中的英灵的样子很相符!轰握紧了拳头,转头对英雄王说道,“没想到这个手办竟然可以召唤两个英灵!”


“不,小胜他不是我召唤的……是你。”


轰这才注意到他的另一只手也出现了令咒!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英雄王本身,才是这个英灵的召唤物?!


评论(9)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