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疯又病又毁容

一个写互攻的杂食
职业邪路

#Serard# SR4店长与某知名油管博主恋爱实录 04

沙雕设定的短篇

发廊老板sese老师&油管沙雕视频网红主席

互攻

灵感来自gif

04

 

“人走光了,该轮到我了吧?”

 

“不,sese得休息一会。”拉莫斯说完倒在了靠墙放着的长沙发上。

 

“你看,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也许你该给我打个折。”皮克说,“当然我不会办卡的,因为你这儿就是个黑店。”

 

“想都别想——上次是谁说的‘我的月收入是你的两倍不止’?”拉莫斯把手臂枕在脑袋下面,这个姿势让他觉得放松,“你还在直播吗?别拍我。”

 

“嗨,拉莫斯,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皮克咧嘴笑着说。

 

“嗨,你们好,我可以给你们打折。只要你们能想办法让这家伙赶紧滚出我的店。”拉莫斯闭着眼睛,腿翘在沙发另一头的扶手上。

 

“现在店里安静多了,你不能再说脏话了,”皮克环顾四周,“文明用语,三千多人看着呢,说不定有小孩子。”

 

“哇哦。我相信,我真的相信在星期五下午有三千个像你一样闲得冒泡的人,而他们都恰好有兴趣看你剪头发的直播。”

 

“你不信可以过来看啊。事先说一句,我不会把它举到你面前的。”

 

“我很忙。”拉莫斯停顿了片刻,他意识到了皮克的坦然的指向性,于是他突然直起了身体,“……所以三千人是真的?天啊。”他又躺回去了。说真的,为什么皮克那个“白痴应该做的110件事”完整榜单一样的频道会吸引那么多人?难道他真做到了把他的才华浓缩精炼,塞进他那些视频里吗?还是肤浅的网民只注意到了皮克那张姑且还算英俊的脸和漂亮的常青藤学历,而忽略了他的视频空洞无一物的事实?仔细回忆一番,拉莫斯确信他看过订阅人数前几名的视频主播们月入百万美金之类的新闻,但要他承认皮克也成功做到了这一点,并对其肃然起敬——那真的太难了。

 

“呃,”皮克看上去有些迟疑,欲言又止。拉莫斯疑惑地转头看他,皮克飞快地看了一眼屏幕,深呼吸,“他们让我问你……还是不是单身。”

 

这听起来就有点奇怪了。

 

“你的粉丝问这个干嘛?难道你在主持*《亚当与夏娃》?”

(注:*西班牙四台的一档相亲节目)

 

“好了,我问完了,他拒绝回答,”皮克冲着手机说,看起来像松了一口气。他可能是有点紧张了,因为他即将犯下大错——但人在紧张的时候总是容易犯错的。“你们该看看他今天穿的衣服,多么糟糕的时尚品味,没有女朋友一点都不意外。”皮克开口。

 

拉莫斯在自己的着装问题上已经百口莫辩了,但这不代表他会忍受来自皮克的嘲笑,“你为什么不低头看看你自己呢?你的搭配比我奶奶的围裙还要令人难以忍受!”

 

“至少我本性善良,不像某位不需要任何乔装打扮、凭借纹身就可以混进西班牙黑帮的暴力分子。”

 

他们的音量已经没法用理发店里此起彼伏的吹风机声音掩盖了,其他的理发师和顾客都看向他们。

 

“随便你怎么说吧,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不去找内马尔?”拉莫斯伸了伸腿,“他的理发店明明就在离这儿两条街的地方。”

 

“内?”皮克看起来十分诧异,“你怎么会认识他?别和我说是什么‘你们是同行’之类的理由!”拉莫斯用沉默表达了他的意思。“好吧,如果你认识内,那你认识里奥吗?里奥·梅西?”

 

拉莫斯努力地回想起他屈指可数的那几次去到内马尔的理发店的经历,每次见面都是不同的奇葩发型的瘦小巴西人,他们是在理发比赛上认识的,“我不确定,是一个小个子的人吗?那是他吗?”

 

“很有可能。总之,自从里奥去了内的店,他的发型就……越来越惨不忍睹了。哦对了,他还在右臂纹身了,太可怕了,”皮克长吁短叹,“就算来你这边,我也决不能去内马尔的店冒险!”

 

拉莫斯无话可说,“就好像整个马德里只有我们两个开的店一样?”

 

“好吧,好吧。如果你一定要知道事实的真相——真相就是,我不是自愿来的。”皮克叹息。

 

“显然。”

 

“是他们逼我来的。”

 

“谁?”

 

皮克一指手机,“他们。”

 

“好。”拉莫斯从沙发上翻身坐起,“让我们赶紧把这事解决了吧。”然后我要给自己放一周假。

 

“噢!等一会儿!他们在问你,有没有推特账号,或者脸书,都行。”皮克显然是照着屏幕上的某行字念,“我可以替他回答你们:没有。你们想象不到他的生活有多无聊,没有因特网,只有健身、钓鱼、泡吧,寂寞可能会把他给淹死。”

 

“我有。”拉莫斯必须出声消除别人对他的误解。

 

“不可能。你倒是说说你的推特账号是什么?”

 

如果可以拉莫斯真不太想说,那有点儿太土了。考虑到他既不是名人、也不是白领,还选择用真名来做名字真的逊毙了。

 

“真名?哈哈哈哈哈,你真的用了真名注册?”皮克笑得有点夸张了,“好极了!这里起码有五十个塞尔吉奥·拉莫斯,哪一个是你啊?”

 

“最前面有个4的那个。”

 

“好的,我点进去看了,但……”皮克说,“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说真的,像你这样的账号都不值得在推特上被关注!”

 

从一开始皮克的手机就总是持续不断地发出响声,拉莫斯猜测那可能是网友发送消息时的配音。可现在那种声音叮咚作响的时间有点太长了,像是有人在刷屏那样的长。

 

皮克又开始对着他的手机说话了。

 

“不!!怎么可能!”

“差不多是高中吧。”

“没有关系,我讨厌他!”

 

“你到底他妈的在回答什么问题呢?”拉莫斯头一次想凑过来看看皮克的直播间里究竟有些什么,皮克想躲,但是没有成功。拉莫斯抓过他的手机,只见直播间右边快速闪过像是“他是你男朋友吗?”“你看起来可不像讨厌他[emoji]”“去开个房吧”这样的内容。

 

拉莫斯有一点、只有一点被惊到了,并不是说他手足无措了什么的。他木楞地开口,“这他妈的都是什么……”

 

“没,只是……他们疯了!我也不明白,”皮克没有看拉莫斯,一把夺回了自己的手机,脸色一下变了,“我觉得我该走了!提前祝你圣周玩得开心,再见!”

 

他火急火燎地推门走了。

 

一个声称要剪头发的人却扯皮扯了几个小时无功而返,确实是疯了。拉莫斯心想。

TBC

评论(22)
热度(164)
  1. Saligiare又疯又病又毁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