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疯又病又毁容

一个写互攻的杂食
职业邪路

#Serard#SR4店长与油管某知名博主恋爱实录 01-03

沙雕设定的短篇

发廊老板sese老师&油管沙雕视频网红主席

【互攻注意】

灵感来自gif

*含蘑卡无差

 

 

01

 

“看,如果是我来剪,就从这里把头发削短,”拉莫斯右手贴着法布雷加斯翘起来的短发做了一个剪刀的手势,“然后把头发全部拨到左边,”突然垂落的发丝遮挡住了视线,拉莫斯抬起左手向后捋了捋头发,“这样他的发型看起来就…”

 

“就丑爆了。”托雷斯说,“那根本不适合他。”

 

“你怎么说都行,只是个建议,”拉莫斯咧嘴笑着说,“工具随便用,”然后他凑到法布雷加斯耳边,用托雷斯完全能听到的音量说道,“你可得留神你的头发,要知道这家伙以前可从来没干过这行,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就你废话多。”托雷斯骂他。拉莫斯笑着走开了。

傍晚六点钟的理发店基本是没人光顾的,所以他正盘算着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去外边的街道解决他的晚餐问题。

 

就在这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拉莫斯的笑容当时就僵在了脸上。

 

“嘿!”坐在里边的法布雷加斯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皮克!你怎么来了?”

 

“做任何一个进理发店的人想做的事儿,”来人边和他打招呼边说道。

 

“你来这干嘛?”拉莫斯说,“暂停营业了,晚餐时间。”

 

“我也没想找你剪,”一米九的客人说,“其他人呢?”

 

“他们出去吃饭了。”

 

“好吧,我可以等着。反正塞斯克在,我和他聊聊天就行。”

 

如果有个人走进来,指明不要你剪头发,那不止是一种侮辱,更是一种挑衅。至少拉莫斯是这么认为的。

 

而且有钱赚为什么不要呢。拉莫斯把他的长发扎成一个小揪,他已经打算剪掉长发了,因为它们太麻烦。

 

“坐到那去,”他指着手边的一张椅子说,“我来给你剪。”

 

“什么?我不要,”皮克从手机里抬起头,“你准想坑我!”

 

“其他人都是和我学的技术,你找我店里任何一个人剪都是一样的效果。”

 

“其他人可不会趁机报复我。”皮克拿起手机,似乎拍了一张店里的照片,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动来动去。

 

拉莫斯不用脑袋想都知道他在发推,说真的,在认识的形形色色的人里他找不出第二个像皮克这样沉迷因特网的人。而且不得不说,皮克这个动作让他有点火大。鬼知道他会在那条推里说些什么。

 

“你剪还是不剪?不剪就出去!”拉莫斯说。

 

“……好吧。”皮克看起来像经历了一番剧烈的心理挣扎,他冲着镜子自拍了一张,“你最好不要有什么邪恶的念头,我已经留下证据了!”

 

“闭嘴。”拉莫斯拉开了旁边的柜子。

 

 

“停下!我说了停下!”皮克哀嚎,“塞斯克!快帮我看看我的头发什么样了!”

 

“它挺好的。”法布雷加斯说。

 

“难道是我说什么你都会更进一步吗?”皮克抱怨道,“我说了别太短,你怎么上来就把它们剪没啦?”

 

“别担心,帅哥,这发型可适合你了,”拉莫斯说,“等你走出去的时候,整条街上的姑娘都会为你心神荡漾的!”

 

“你少扯淡!”皮克挣扎着想从椅子上起来。

 

“别动,别动!这边不剪掉的话不够整齐……好了!如何?”拉莫斯拍了拍皮克的头,心里暗笑。

 

法布雷加斯和托雷斯已经很不给面子地在旁边大笑出声。

 

“我就知道不能相信你!!”皮克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你给我等着!”

 

“你还没给钱呢!”拉莫斯终于憋不住笑了,其实皮克的发型也没那么糟,就是剪得有点儿短,反正这人头发长得快,也没什么关系。

 

皮克抽出几张钞票甩在柜台上,拂袖而去。

 

法布雷加斯拼命忍住笑声,“你完了,他会给你写一堆差评,然后呼吁他的粉丝抵制你的店!”

 

“反正我也不知道他的推特账号,”拉莫斯哼着歌把钱收了起来,“你知道平静生活的诀窍是什么吗?别去看任何皮克发在社交网络上的废话。”

 

 

 

 

02

 

皮克和拉莫斯当然没什么深仇大恨。他们甚至曾经是高中校友,不过不是一个年段的。有段时间他们都被选进校足球俱乐部,但是被分在不同的队伍。

 

他们大概有过什么冲突吧,不过时间隔了太久,具体情况已经记不清了。从那之后两个人就互相看不顺眼,见面了不吵几句就难受。

 

但也仅此而已。

 

那之后不久,拉莫斯就高中毕业去上大学了。然而上了不到两年,他就发觉大学对他未来没多大用处,辍学了。如果不是和高中的几个好友还有联系,他几乎都忘记了皮克这个人。

 

拉莫斯用两年时间尝试了许多点子,最后还是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意——去马德里开个理发店。不是说开发廊就是他的梦想,但他的职业生涯确实给他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

 

他的朋友们大学毕业后大都陆续去了世界各地谋求发展,剩下的人则回到了马德里。那天他和卡西去酒吧,卡西这家伙,一别经年了,酒量却一点长进也没有,没喝几杯话就开始多起来。

 

那也是拉莫斯高中毕业以来第一次得知皮克的近况。卡西说,皮克的成绩相当不错,还有国际棋牌冠军的竞赛背景,足球也踢得挺好,于是顺利拿到了哈佛的offer,成为他们那届最优秀的毕业生。但是,取得了令旁人艳羡的高学历的皮克毕业后没有留在硅谷或者华尔街,因为他大学里学的是媒体传播学…还是别的什么的,总之,哈佛毕业的皮克打定主意要靠拍视频过活,回到了西班牙。皮克的亲朋好友都觉得他疯了。

 

拉莫斯听说这件事是很高兴的——因为那证明了皮克的确是个傻瓜。不过从另一层面来说,他很理解皮克。迫于无奈的选择和游刃有余的选择是截然不同的,他不记得皮克过去是什么样的了,但他一向敬佩有自己的主意并将它贯彻到底的人。

 

如果问拉莫斯除了开理发店他会想做什么,可能他会回答足球。他本可以去做球员的,但现在也许太迟了。反正他现在的生活也不差。

 

 

卡西看起来完全喝醉了,他掏出手机,大着舌头说nene,你知道皮克现在怎么样了么,他现在成了知名油管主了!我给你看看他的频道。拉莫斯说,我不想看,而且我觉得我们该走了。很快卡西就摊倒在吧台上,拉莫斯从他的胳膊肘底下掏出了手机给哈维打了个电话。

 

哈维来得很快,他没和拉莫斯打招呼,而是快步走到了卡西的身边,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卡西的头发,确认对方醉的不省人事后,他抬起卡西的手臂试图将他扶起来,“你不该让他喝这么多酒,”哈维冷淡地说。

 

“是吗?但我觉得我不是那个让他借酒消愁的罪魁祸首。”

 

哈维看了拉莫斯一眼,没有回应。被他们的对话声惊醒的卡西似乎恢复了一些意识,当他睁眼看清面前男人的样子时,他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怎么是你”。哈维低声和他说了些什么,两人便亦步亦趋地离开了——考虑到哈维的身高,这并不容易。

 

拉莫斯感觉得出来哈维一点也不喜欢他。但,melon的男朋友怎么看他根本就无所谓。喝光了卡西留下的酒后,拉莫斯鬼使神差地用他自己的手机点开了油管,搜索了皮克的账号,虽然只瞄了卡西的手机屏幕一眼,他还是记住了:因为那就是皮克的全名。

 

皮克的频道里足足有一百多个视频,拉莫斯没有点开任何一个,他只粗略地浏览了一下它们的标题和缩略图,那里边大部分是拉莫斯不认识的游戏,然后是一些没头没尾的日常,而点击量最高的,竟然是一个蠢不可及的恶作剧系列合集!他稍微翻找了一下,基本只要是(他听说过的)流行过的恶搞挑战,都能在皮克的频道里找到对应的视频。

 

他又看了一眼皮克的用户名,那旁边赫然写着:订阅人数430,315人。拉莫斯简直要吓坏了。

 

说真的,如今的人们真的有那么缺乏娱乐吗?

 

 

从那时候起皮克就开始时不时出现在他平静的生活里。要说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他们的交友圈重合度实在太高了。他和皮克的关系相比过去依旧没有多大改善,仍然不算是能够单独约去酒吧或电影院(说真的,两个男人一起看电影?too gay)的朋友。五年间增长的阅历并没有让他们在处理有关彼此的事时变得成熟,他们碰面了还是要斗嘴,不得已一起去喝酒的时候座位中间一定要隔着好几个人。

 

拉莫斯以为这就是他和皮克交情的终点了。

 

 

 

03

 

在他毁了皮克的头发之后过了大概一个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马德里的星期五下午,拉莫斯因为只上半天的班,所以出门的时候套了简单的T恤短裤,踩着脱鞋就来了。然而他一进店就后悔了:可能是因为*圣周在即,理发店里人竟然不少,门口的沙发上也坐满了人。这让他随意的着装显得有些尴尬,好在他的店也不是靠他本人的形象撑场的。

 

可能忙碌了有大约一个多小时,正当拉莫斯咬着梳子,给第三位女客人夹起她的长发时,门再次被推开了。

 

比皮克造访一次更糟糕的事是什么?

——他又来了。

 

皮克的穿着比拉莫斯还要随意,他的上衣是一件深蓝色的立领衬衫,扣子开着,下身穿着西瓜红色的过膝短裤,甚至还卷着白边。配色如此奇怪以至于店里其他的客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他。皮克举着一部手机,并对着它笑嘻嘻地说着什么话。即使网络媒体已经如此流行,这样的行为也让他看上去很滑稽。拉莫斯虽然不明白他经历了上次的事后为什么还坚持要来,不过今天店里人都在,于是他转头准备喊其他人来。

 

“不不不,”皮克摆了摆手,“我指定要你。”他看起来突然愣了一秒左右,眨了眨眼睛,才说,“你终于把你那丑得要命的长发给剪啦?真高兴我的眼睛不用再忍受折磨了!”

 

拉莫斯没有回应这句话,因为他不愿平静的生活从此一去不返,“为什么又找我?”

 

“没什么理由,”皮克一屁股坐在最靠近里面的沙发上——可能是因为他个子太高了,座位的原主人没等他靠近就挪到了另一边——仍然举着他的手机,“我得等多久?”

 

拉莫斯扫了挂在墙上的时钟一眼,又看了一眼沙发上坐着的客人,“至少得一个小时吧。我没这么快,你还是找别人吧。”

 

 

说实话,拉莫斯决不算网络达人,或者随便什么类似的称呼。他确实有推特和脸书的账号,不过他从注册那天起就没怎么用过它们。非要说的话他比较喜欢ins,兴致来了他会发点东西在上边。有些是日常生活,不配字,因为他知道自己和高雅文学合不来;有些是他的理发作品(绝对不是广告,他甚至没有备注店名和地址),极少数时候,他会录制一些短视频什么的,比如和朋友去钓鱼的时候。发完他会觉得有点蠢,不过反正也没人翻他的账号。管他呢!

 

所以他大概猜得出皮克在干什么。录制视频?反正差不多是类似的事儿,要么是直播。老天,剪头发也要直播,得多闲的人才会看这种东西呀!

 

“没关系,我等得起。”皮克说完就低下头去捣腾他的手机了。拉莫斯也专心做他手头的工作。修修剪剪后,女孩的头发只差吹干这最后一步了,“我觉得我的脖子有点酸。”她说。

 

“那我给你椅子升高一点吧,”拉莫斯抬脚快速地踩了两下理发椅底座的升降板。那个动作让皮克往他的腿上扫了一眼,后者顿时挑了下眉毛,“才一个月没见,怎么你腿上又多了个纹身?”

 

拉莫斯想当然以为他是在说左腿外侧的那个,“你说这个?它半年前就在了。”

 

“不是,我说的是你右腿内侧那个,”皮克破天荒地放下了他直播中的手机,“你腿上仅有的一块好肉这下也没啦!”

 

拉莫斯终于被他说得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腿,好吧,这家伙观察得挺仔细啊。“这是成熟男人的魅力所在,不过我明白一个二十几岁还是处男的人不喜欢这些东西也是正常的。”

 

“你说什么?!”皮克的脸一下就红了,“你怎么知道…谁和你说的?!”

 

啧。拉莫斯弹了下舌头,完了,说漏嘴了。紧接着他试图装傻,但是失败了。

 

 “谁?你不可能认识里奥……”皮克恨恨地说,“操,是塞斯克?肯定是他!”看到拉莫斯假装若无其事的表情,皮克一下就猜到了,“我就知道他嘴巴不牢靠!”

 

抱歉塞斯克,希望你能逃过一劫。

 

可能有点过头了,拉莫斯心想,他和皮克的关系还没好到能开这种玩笑的地步,更别提还当着店里这么多人的面,怎么就嘴快了呢!皮克勉强还算个名人,万一店里刚好有人认识他……算了,道歉是不可能的,揭过揭过。

 

还好皮克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手机上。店里虽然有些嘈杂,但拉莫斯还是忍不住去听他在说些什么。

 

“怎么可能!”他在和观众讲话?蠢爆了。

“不,他当然不帅!”这在说谁呢?

“他难看得要命,走在街上能把路过的小孩吓哭!全身都是丑陋的纹身,外面的人看到他都会以为这儿是黑店!”纹身…这他妈不是在说我吗?!

 

“别以为我听不到你在讲我什么,”拉莫斯冷笑,这表情真不太适合他,“我希望你还记得你等会会被拿捏在谁手里。”

 

“不错,你再凶神恶煞一点,哈哈哈,我给你们看看他有多丑,”皮克戳了一下手机,拉莫斯不懂具体的操作是什么,但他猜到皮克可能在拍他,“操,把你的手机拿开,”他恼火地说,挥了一下拳头。

 

“看到了吧?”皮克得意洋洋地说,可当他的眼睛重新回到屏幕上的时候,他活像看到了穿狂欢节服装的博斯克(他们高中的足球教练)一样,瞠目结舌。当然拉莫斯没看到这一幕,他很忙。

 

“什么?你们在说什么?天啊,我太为你们感到悲伤了,”皮克沉痛地对着手机说,“你们该去医院看看眼科啦!我以为你们天天面对着我,审美已经非比寻常了呢!”

 

“你们是从来没见过长得帅的男人吗?上帝呀!”

 

拉莫斯已经不想理他了。

 

TBC

--------

【圣周,西班牙传统全国性节日,大约在每年4月举办】

朋友们,下面你们将会看到——

纹身大佬手持利器逼近板鸭小青年,并问其感动与否,答曰:不敢动不敢动——记SR老板的一次理发教学(18岁以下禁止观看)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TYwMjcyNzQyMA==.html

(↑不是国营cp向,是他水理发实录)

评论(17)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