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疯又病又毁容

一个写互攻的杂食
职业邪路

一个威塔拆卸的梗

大概是战时奖励之类的 老威说excellent你值得嘉奖想要什么你说 塔恩受宠若惊 思来想去说我随身携带您最后一本诗集 您的文字像赛博坦的星辰一样不可企及有摄人心魄的力量(省略赞美之词100)非常渴望为它续写一些篇章 斗胆向您申请许可

如果这是mopm向的,或者是威补威通威红威@*#&%向的,那么老威会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普通却把塔恩迷得神魂颠倒的笑容 公事公办地说我准许 塔恩回去每天亲吻诗集再睡 快乐写诗

但。这是威塔(威)向 所以老威产生了好奇心 说行家呀[划]难得 霸天虎里竟还有诗意留存 你已写了些吗 让我康康 塔恩说 都是一些粗俗低劣不入流的文字 只会污浊陛...

为什么!!!!没有!!!人!!!!和我一起聊聊idw!!!!!mtmte!!!!!我!!!好想!!!赞美老救和漂移的爱情故事!!!他们是!!火种伴侣!!!!好想!!!!对世界呐喊!!!!大哥和老威!!!!!有那么般配!!!!!!想看!!!!天生一对的婚礼!!!!!

原作者的盖章啊!!!!!!
陈年旧糖

【Valvert无差】I'll wait you here_1

PQ鲨 寇爷让叔
现代,警探鲨&商人让

沙威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三点整。他站起身来,长出了一口气,就把那根烟掐灭了扔进吸烟室的垃圾箱里。他径直去敲了署长办公室的门。

“我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吉斯凯头也没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电脑,“还是那件事吗?去吧。”

沙威点了点头,正要关上门离开,吉斯凯又叫住了他,“只是为了确保你知道——其实你不必每次都来说的。下次你直接去就好了。”

沙威咽下了那句“下周不可能再来打扰您”。就听吉斯凯又说,“你让我看起来像那种用工作妨碍下属感情生活的邪恶上司——上帝啊,要知道我们警署从来都是支持恋爱自由的,尤其是你,沙威!你不知道大家有多高兴,我们都担心你...

The long story never ends(无差现代AU)

全程带入年轻的短发PQ叔和年轻寇爷

沙威在他空荡荡的临时公寓里醒来,头昏昏沉沉地发疼,这可能是倒时差失败的系列后果之一,也可能是因为他已超过十二个小时没有进食。前一天和衣而卧后果是他挺过了跨国航班的衬衫终究还是没能逃过一劫。幸运的是,他最不缺的就是这种样式单一的西装衬衫。

沙威对着镜子洗漱完毕,镜子里的他有些憔悴,眼睛底下缺乏睡眠留下的阴影还未散去,金褐色的短发以一种他难以忍受的状态蓬松凌乱着,换做往常他会想办法收拾好它们,可他现在感到全身不正常地发热,每次心跳都让他大脑神经抽痛。好在把脸刮干净后他整体看上去好多了。

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将近两小时,沙威已经出门。他的临时住所是FBI安排的,...

【皮水皮互攻】随便去哪

梗来自新闻

简介:皮克得到了免费去希腊的机会,而他意外找到一个同行人

上次的完整版,瞎写,没啥逻辑性,自制单车,发皮水皮互攻小论文一份就共享

*文章见评论

Valvert两个都是 虽然都是法国男人 然而一点浪漫气息都没有感受到呢23333
说实话如果是原著设定那种五六十才在一起的话最多只想看亲吻 绝对不想看车…真的不合适 他们可是雨果盖章的两个单纯老处男啊!既然前半辈子都没有经验就更不可能选择五六十了还做这种羞耻()的事的!又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要和对方做这种事,这是不会在他们脑海里浮现的选项。
除非比如巧合下别人提到/读物提及/来自女儿的探寻/blablabla别的夫妻之间原来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他们才会突然意识到——哦原来交往以后不是只是每天一起喝茶吃点心聊天散步盖被子纯睡觉还有肉体结合这种事可以做啊——可是我们都他妈的加起来超过一百岁了还是保...

坚定的互攻/杂食份子 任何圈适用
(互攻是一定互攻的,杂食不一定杂食)
更新出现任何cp都不意外

每日掉粉(3/10)

【C梅C】小王子说他想看鱼 1-5

中世纪魔幻AU

 

C梅C无差

 含万笛万 十三金

 

1

 

梅西突然说他想看人鱼。

 

坐在他旁边上一秒还在喝茶吃饼笑哈哈的皮法二人手一抖,镶着纯金巴萨国徽细纹的瓷杯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连带里面来不及放方糖的红茶。梅西看了一眼,有点委屈地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套杯子。”还有罗纳尔迪尼奥公爵送的最喜欢的地毯。

 

小法把放在一旁的骑士头盔戴起来说,要鱼容易呀,城堡前面的护城河就有,我等会就给你钓一条来。梅西摇摇头,不,我不是要普通的鱼,我是要人鱼。皮克用手帕擦掉手里的红茶渍说,里奥,王子殿下,您这是成...

#Serard# SR4店长与某知名油管博主恋爱实录 04

沙雕设定的短篇

发廊老板sese老师&油管沙雕视频网红主席

互攻

灵感来自gif

04

 

“人走光了,该轮到我了吧?”

 

“不,sese得休息一会。”拉莫斯说完倒在了靠墙放着的长沙发上。

 

“你看,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也许你该给我打个折。”皮克说,“当然我不会办卡的,因为你这儿就是个黑店。”

 

“想都别想——上次是谁说的‘我的月收入是你的两倍不止’?”拉莫斯把手臂枕在脑袋下面,这个姿势让他觉得放松,“你还在直播吗?别拍我。”

 

“嗨,拉莫斯,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皮克咧嘴笑着说。

 

“嗨,你们...